当前位置:prooa.com情感三生石的故事(三生石原是一个基情四射的故事)
三生石的故事(三生石原是一个基情四射的故事)
2022-09-22

《红楼梦》第一回说:“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,有绛珠草一株,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,日以甘露灌溉……”

这便是“木石前盟”的发端。涉及两个典故:“灵河”与“三生石”。

“灵河”是哪条河?有专家说是印度的恒河,因为前面有个修饰语“西方”嘛。玉山以为呢,这个“西方”只是虚指,这部书叫《红楼梦》,不叫《西游记》,西方不能和天竺简单划等号。“西方”指的是与尘世相对的另一个世界,也就是仙界;而“灵河”即我们常说的“银河”、“天河”,如隋代萧琮《奉和月夜观星》云:“灵河隔神女,仙辔动星牛。”“灵河”与牛郎织女的故事联系在一起,可知即银河。

“西方灵河”即天上的神仙境界。

而“三生石”,原本却是个基情四射的故事,最早见于唐代袁郊所写传奇《甘泽谣·圆观》。

时间大致是安史之乱过后。说圆观啊,是洛阳惠林寺一个多金又多才的和尚。有个官二代叫李源,把全部家财舍与惠林寺,自己也寄住在寺里。两人极为相得,“为忘言交,促膝静话,自旦及昏”,甚至还引出别人一些不好的猜测与议论。

但是两人硬是好上三十年。有一年相约同游蜀州,圆观要走旱路,游长安,出斜谷;李源想走水路,上荆州,出三峡。为这吵了半年,最后圆观拗不过李源。

两人走水路,到南浦,看到江边几个妇女背着翁来汲水,圆观流下眼泪,说,我不想走这条路,就是怕遇到她。

——不要想多了,此处并无桃色桥段。圆观说,其中一个孕妇,怀的就是我。已经怀孕三年了,只因我不肯来,所以她不能生。今天还是碰上了,这就是佛家所说的“循环”。当下与李源作别。

李源一听难过了,咱俩还没好够呢!

圆观于是和李源约好,一,三天后你去那家看新儿沐浴,“若相顾一笑,即某认公也”;二,“十二年中秋月夜,杭州天竺寺外”,我俩再见一次。

当夜圆观圆寂,孕妇产儿。

三天后,李源登门,新儿于襁褓之中展颜一笑。李源明白他还认得自己,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。

十二年后的中秋夜,李源前往赴约。“时天竺寺山雨初晴,月色满川,无处寻访。”

忽然听到有人唱《竹枝词》,只见一位牧童“乘牛叩角,双髻短衣”,来到面前。李源知道他就是圆观,高高兴兴地问,你还好吗?

牧童说,您真是有信用的人。现在我们不可亲近,但是俗缘未尽,好好修行吧,以后还会相见。于是又唱着《竹枝词》,“步步前去,山长水远,尚闻歌声”。

又过四年,李源死了。也不知道,他是不是去赴牧童之约了。

这是故事最有意思的地方。三生,即前生、今生、来生,人的三次轮回。说好三生,但是故事只说了圆观的两生,后面就不说了,李源往生之后,还会记得圆观吗,如果重逢,又是如何一番光景,种种可能,尽皆不言,正是所谓“余下的只是静默——深挚于涕泪和叹息的静默”。

好的故事,其实都是诗。

杭州天竺寺后山的三生石,即当年李源和圆观相会之处。今天它还默默地守候在那里,也不知目睹了人间多少悲欢。各位如果有缘,不妨去看看。或许你是有慧根的,会看到点什么。

圆观以三生酬报好基友,可谓情高义厚,感人肺腑。三世因果,尽皆夙缘,也是修行。比轮回更强大的,无非人世间一个“情”字。

附袁郊《甘泽谣·圆观》如下

圆观者,大历末洛阳惠林寺僧。能事田园,富有粟帛。梵学之外,音律贯通。时人以“富僧”为名,而莫知所自也。李谏议源,公卿之子,当天宝之际,以游宴饮酒为务;父憕居守,陷于贼中,乃脱粟布衣,止于惠林寺,悉将家业为寺公财,寺人日给一器、食一杯饮而已。不置仆使,绝其闻知,惟与圆观为忘言交,促膝静话,自旦及昏。时人以清浊不伦,颇生讥诮。如此三十年,二公一旦约游蜀州,抵青城、峨嵋,同访道求药。圆观欲游长安,出斜谷;李公欲上荆州、三峡。争此两途,半年未决。李公曰:“吾已绝世事,岂取途两京?”圆观曰:“行固不由人,请出三峡而去。”遂自荆江上峡。行次南浦,维舟山下,见妇女数人,锦裆,负瓮而汲。圆观望见,泣下曰:“某不欲至此,恐见其妇人也。”李公惊问曰:“自上峡来,此徒不少,何独恐此数人?”圆观曰:“其中孕妇姓王者,是某托身之所,逾三载尚未娩怀,以某未来之故也。今既见矣,即命有所归。释氏所谓‘循环’也。”谓公曰:“请假以符咒,遣其速生,少驻行舟,葬某山下。浴儿三日,公当访临。若相顾一笑,即某认公也。更后十二年中秋月夜,杭州天竺寺外,与公相见之期。”李公遂悔此行,为之一恸。遂召妇人,告以方书。其妇人喜跃还家。顷之,亲族毕至,以枯鱼献于水滨。李公往,为授朱字符。圆观具汤沐,新其衣装。是夕,圆观亡而孕妇产矣。李公三日往观新儿,襁褓就明,果致一笑。李公泣下,具告于王。王乃多出家财,葬圆观。明日,李公回棹,言归惠林。询问观家,方知已有理命。后十二年秋八月,直诣余杭,赴其所约。时天竺寺山雨初晴,月色满川,无处寻访。忽闻葛洪川畔有牧竖歌《竹枝词》者,乘牛叩角,双髻短衣。俄至寺前,乃圆观也。李公就谒曰:“观公健否?”却向李公曰:“真信士。与公殊途,慎勿相近。俗缘未尽,但愿勤修不堕,即遂相见。”李公以无由叙话,望之潸然。圆观又唱《竹枝》,步步前去,山长水远,尚闻歌声。词切韵高,莫知所诣。初到寺前,歌曰:  三生石上旧精魂,赏月吟风不要论。  惭愧情人远相访,此身虽异性常存。寺前又歌日:  身前身后事茫茫,欲话因缘恐断肠。  吴越山川游已遍,却回烟棹上瞿塘。  后三年,李公拜谏议大夫;一年,亡。